• <tr id='bdsy0'><strong id='bdsy0'></strong><small id='bdsy0'></small><button id='bdsy0'></button><li id='bdsy0'><noscript id='bdsy0'><big id='bdsy0'></big><dt id='bdsy0'></dt></noscript></li></tr><ol id='bdsy0'><table id='bdsy0'><blockquote id='bdsy0'><tbody id='bdsy0'></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bdsy0'></u><kbd id='bdsy0'><kbd id='bdsy0'></kbd></kbd>
      <fieldset id='bdsy0'></fieldset>

      1. <i id='bdsy0'></i>

        <i id='bdsy0'><div id='bdsy0'><ins id='bdsy0'></ins></div></i>

          <span id='bdsy0'></span>

          <code id='bdsy0'><strong id='bdsy0'></strong></code>
          <ins id='bdsy0'></ins><acronym id='bdsy0'><em id='bdsy0'></em><td id='bdsy0'><div id='bdsy0'></div></td></acronym><address id='bdsy0'><big id='bdsy0'><big id='bdsy0'></big><legend id='bdsy0'></legend></big></address>
          <dl id='bdsy0'></dl>

          1. 豐收圖景背後的“時代之變”——來自吉林“黃金水稻帶”的豐收觀察

            • 时间:
            • 浏览:11

              新華社長春10月8日電 題:豐收圖景背後的“時代之變”——來自吉林“黃金水稻帶”的豐收觀察

              新華社記者 鄒聲文、劉碩

              金秋十月,位於“黃金水稻帶”的吉林省喜迎豐收,全省1200多萬畝水稻陸續開鐮。

              記者在吉林省水稻主產區走訪發現,連年豐收的喜人圖景背後,蘊藏著許多引人矚目的“時代之變”。

              從追求產量到提升質量

             

             

              蔡雪捧著剛收割的水稻站在吉林省舒蘭市白旗鎮的稻田間(9月19日攝)。 金秋十月,位於“黃金水稻帶”的吉林省喜迎豐收,全省1200多萬畝水稻陸續開鐮。 記者在吉林省水稻主產區走訪發現,連年豐收的喜人圖景背後,蘊藏著許多引人矚目的“時代之變”。 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父親那一輩人種稻,使勁用化肥、農藥,產量越高越好,一畝地恨不得打2000斤,有產量卻不掙錢。”輝南縣三和農場負責人國洪義說。

              幾年前,國洪義開始建農場,按照有機標準種瞭3000多畝稻田。“我們畝產雖然隻有父親種地時的一半,但價格卻是原來的10多倍。”他說,“父親也從懷疑變成瞭服氣。”

              為瞭確保質量,國洪義每年都要請專門的質檢機構為自傢的大米做質量檢測。“1粒米要經過384項檢測,品質有保證,自然可以賣出好價格。”

              不以產量論,但求品質高——這是記者采訪中聽到稻田“掌門人”們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吉林省舒蘭市的一片稻田(9月19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舒蘭市寶龍倉米業的稻田裡,收割機在一邊閑置不用,10多名花錢雇來的農民在手工割稻。公司負責人薑濤指著稻田裡碼放整齊的稻垛說,有機水稻最好手工收割,因為稻穗可以在垛裡繼續“生長”20來天,大米口感更佳。

              “每名割稻工每天工資四五百元。成本高瞭,但是大米品質更好,能賣出更高的價格。”薑濤說。

              “吃飽不是問題,吃好才是關鍵。消費者更加重視產品的品質、安全、營養,水稻種植就會出現從片面追求產量到更加重視質量的轉變。”輝南縣農業局副局長李琴說,這就是農業供給側改革的體現。

              從面朝土地到放眼市場

             

             

              在吉林省舒蘭市拍攝的稻田間的水稻(9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包裝分為佈藝、柳條、竹木、塑料,顏色有紅、黃、綠、藍,規格有2斤、5斤、8斤、10斤……舒蘭市平安鎮永豐米業產品展示廳裡,同樣的稻花香大米卻有200多種規格、包裝。

              企業負責人曹洪峰說,僅僅是對包裝,客戶的需求也千差萬別,“隻會種地而不琢磨市場,還真成不瞭好把式”。現在,他在傳統渠道銷售額達數億元,網絡銷售也快速增長,去年突破瞭500萬元。

              “農民長期不懂市場,價格被經銷商壓得很低。”孫有成說。10年前,長期在化工市場打拼的他投身水稻種植和大米加工,並為自己的大米註冊瞭商標。隨後,他背起傢鄉的大米和電飯鍋,遠赴北上廣、雲貴川、珠三角,到處做飯給當地人嘗。

              “這樣,口碑一點點積累,銷路也慢慢打開。”孫有成說,現在自己的大米年銷量突破7萬噸,今年有可能突破10萬噸。

              舒蘭市合興種植合作社理事長奚凱軍近年一直探索魚稻、蟹稻共生的種養模式。他說,稻田裡的魚、蟹其實沒有帶來多少效益,“但它們能促進水稻生長,更是優質大米的‘代言人’,能幫助我們打開高端市場,這一點才是最重要的”。

              從人力勞作到科技發威

             

             

              在吉林省吉林市萬昌鎮,農民駕駛收割機收割水稻(9月18日無人機拍攝)。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作為現代農場的經營者,國洪義把父輩與自己進行種地比較:

              插秧,過去人工又累又慢,現在用自動高速插秧機,1臺頂幾十人;

              割稻,過去1個人1天隻能割1畝,現在1臺收割機1天可以完成30多畝的收割、脫粒;

              植保,過去3000多畝地人工方式要50個人幹四五天,現在3名“飛手”和1臺無人機3天就能完成……

              改革開放以來,黑土地正經歷著從傳統耕作向現代農業的巨大轉變。

             

             

              在吉林省吉林市一拉溪鎮,農民在運糧車上整理收獲的水稻(9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我們把機械和科技元素融入土地,發展機械化和有機種植,不僅善待土地,也獲得更多效益。”長春市雙陽區馬場村黨總支書記李華靚說,現在全村萬畝稻田全程機械化作業,新探索的水稻與小龍蝦綜合種養技術也成功申報瞭專利。

              這一變化的背後,是來自國傢的有力支持。輝南縣茂盛綠優米專業合作社秘書長王曉東說,購置播種、插秧、收割等機械都可以獲得一半以上政府補貼,政府還免費為合作社提供瞭除蟲性誘劑、有機肥等物資。

              “初算下來,我們得到的國傢補貼總額有兩三百萬元。”王曉東說。

              從追求溫飽到築夢人生

             

             

              在吉林省舒蘭市,遊人在稻田間行走(9月19日攝)。 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4年前,年輕的蔡雪從上海飛回瞭傢鄉舒蘭。擺在她面前的,從寫字樓裡的一張辦公桌換成瞭千畝稻田。創品牌、闖市場,引進新品種、嘗試新模式,4年來,蔡雪的“稻夢空間”越做越大。

              各式各樣的手工稻草人,鋪滿鮮花的稻田玻璃棧道,眾多城裡遊客專程來參觀留影……在搞好種植和銷售的基礎上,她大膽在稻田裡加入旅遊元素,使無邊的稻田成瞭遠近聞名的“網紅”景點,進一步提升瞭傢鄉大米的形象。

              今年新米收獲後,輝南縣慶豐綠優水稻專業合作社負責人宋學義每天都會自豪地在朋友圈裡發佈自傢稻田的美麗風光,推介大米產品。

              此前,宋學義和妻子在上海打拼20多年,日子過得紅紅火火,但是時間越久他就越想念傢鄉和親人。4年前,他毅然結束在上海的生意,賣瞭房子,攜妻子回到傢鄉種水稻。

             

             

              在吉林省吉林市一拉溪鎮,農民駕駛收割機收割水稻(9月17日攝)。新華社記者 許暢 攝

              雖然出身農村,但他對地裡的事並不熟。從找師傅學種地,到參加政府組織的農業科技培訓班,宋學義的1300多畝水稻越種越好,產品銷路也越來越寬。

              “同樣種稻,以前是為瞭溫飽,現在是為瞭圓夢。”宋學義說,他已經把種稻當成瞭一項事業,這關系著夢想,也關系著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