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ronym id='2pq8'><em id='2pq8'></em><td id='2pq8'><div id='2pq8'></div></td></acronym><address id='2pq8'><big id='2pq8'><big id='2pq8'></big><legend id='2pq8'></legend></big></address>

    <ins id='2pq8'></ins>

    <fieldset id='2pq8'></fieldset>
    <span id='2pq8'></span>

    <code id='2pq8'><strong id='2pq8'></strong></code>
  1. <i id='2pq8'><div id='2pq8'><ins id='2pq8'></ins></div></i>

  2. <tr id='2pq8'><strong id='2pq8'></strong><small id='2pq8'></small><button id='2pq8'></button><li id='2pq8'><noscript id='2pq8'><big id='2pq8'></big><dt id='2pq8'></dt></noscript></li></tr><ol id='2pq8'><table id='2pq8'><blockquote id='2pq8'><tbody id='2pq8'></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2pq8'></u><kbd id='2pq8'><kbd id='2pq8'></kbd></kbd>
  3. <i id='2pq8'></i>

      <dl id='2pq8'></dl>

        1. “解封”後向何處去?馬克龍向戴高樂“尋求”方向

          • 时间:
          • 浏览:14

          (抗擊新冠肺炎)法國“解封”後向何處去?馬克龍向戴高樂“尋求”方向

          中新社巴黎5月17日電 題:法國“解封”後向何處去?馬克龍向戴高樂“尋求”方向

          中新社記者 李洋

          法國迎來“解封”後的首個周末,更多法國民眾開始嘗試適應與新冠病毒共存的“新常態”。然而,法國作為一個國傢,在“解封”後將走向何方?法國總統馬克龍17日向戴高樂將軍尋求方向。

          今年適逢戴高樂逝世50周年,二戰勝利75周年。由於新冠肺炎疫情原因,法國官方目前無法舉行大規模紀念活動。馬克龍本月初在凱旋門出席瞭規模很小的紀念儀式,僅有數名法國政要參加。

          法國5月11日結束為期55天的“封城”,正式啟動“解封”,立即面臨多項棘手問題。首先是疫情導致的經濟困難。全法已有超過100萬傢私營企業為1240多萬員工申請“部分失業”狀態,經濟前景不容樂觀。

          記者本周末在凱旋門、香榭麗舍大街、裡沃利大街等巴黎多個重要地點看到,雖然“解封”讓更多民眾走出瞭傢門,但民眾在街頭及店鋪的消費程度依然遠不及疫情暴發前。由於餐館、咖啡館等場所仍不開放,市面顯得冷清不少。

          第二是經濟困難帶來的社會問題。疫情使馬克龍推動的多項社會經濟改革陷於停滯。由退休制度改革引發的全法大罷工雖因疫情而中斷,但不意味著社會深層次問題就此得到緩解。社會問題很可能會因疫情而進一步發展。記者註意到,本周末又有“黃馬甲”示威者試圖活動,盡管很快被警方驅散。

          第三是經濟社會問題引發的政治考驗。法國執政黨“共和國前進”黨下周可能會失去國民議會絕對多數席位,這將給馬克龍的執政帶來壓力。法國市政選舉第二輪投票也可能於下周確定具體時間,將成為馬克龍應對疫情的“民意測驗”。

          法國官方本周末警告新冠病毒仍然存在,仍有人繼續被感染,民眾需要繼續保持謹慎。根據世界實時統計數據網站Worldometer的最新統計,法國感染新冠肺炎人數已逼近18萬人,死亡27625人。相比於德國等國傢,法國的“解封”進程緩慢得多。

          在此背景下,法國的經濟社會發展迫切需要“方向感”。在此背景下,馬克龍向戴高樂尋求方向。馬克龍17日前往法國東北部埃納省,出席紀念戴高樂的小規模活動,同時拉開紀念戴高樂逝世50周年的序幕。1940年5月17日,戴高樂帶領法軍展開蒙科爾內戰役,阻擊納粹德國坦克軍團,迫使德軍戰線南移,為法軍部署贏得時間。

          蒙科爾內戰役在1940年法國戰場上具有重要象征意義。戴高樂隨後領導瞭法國人民的解放事業,經過艱苦的努力,最終擊敗納粹德國。數十年後戴高樂以法國總統身份重訪此地時表示,“希望”正是在這裡生長,並最終迎來瞭法國的解放。

          與戴高樂80年前面臨的處境相似,雖然法國政府堅信最終可以戰勝疫情,然而疫情仍遠未結束,造成的經濟社會沖擊和創痛可能需要數年彌合。對於戴高樂來說,蒙科爾內戰役是他展開軍事實踐抗擊納粹德國的起點;對於馬克龍來說,各種艱巨考驗或許也才剛剛開始。

          馬克龍在當天的講話中稱,蒙科爾內戰役對於戴高樂來說是命中註定的。他表示,戴高樂“體現瞭行動的力量,體現瞭法國的精神”;並引述戴高樂的話說,在法國團結一致的時候,法國就會強大。

          正如歷史學傢所解讀的那樣,戴高樂對現代法國的影響甚至要超過拿破侖。戴高樂被認為超脫於法國黨派,能夠在法蘭西民族危急關頭力挽狂瀾,這正是馬克龍目前所期待繼承的戴高樂精神遺產——在疫情困境中能指引他不畏阻力,繼續向前。(完)